1988-2018东莞立市30年时光之旅 - 123马经历史图库彩图 - 35tk图库库大全 -
查看: 17|回复: 0

1988-2018东莞立市30年时光之旅

[复制链接]

359

主题

359

帖子

110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7
发表于 2018-3-30 23: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30日
                                                  
                                                   版次:DA02
                                                   作者:杨洋
                                          
                                
                                
                                       
    1988年1月7日,国务院批准东莞市升级为地级市。
    这一年的元旦,时任市长的郑锦滔发表新年祝词。1987年全市国民生产总产值预计达到34 .3872亿元,同比增长29 .05%,国民收入增长21%。
    2018年的东莞市政府工作报告上,东莞已经是7580亿元的经济体量。市场主体突破100万户,智能手机年出货量3 .56亿台。
    这30年里,东莞发生了什么?我们试图撇开宏大叙事,从城市的神经末梢,“提取”东莞人的集体记忆,去感受这座城市历时三分之一个世纪的发展脉搏。请坐稳扶好,时间之旅即将开始———
    A
    请回答
    1988
    豆奶、麦芽糖是孩子的最爱
    1988年的春节来得比往年更晚一些。
    东莞烟花炮竹厂的工期并没有因此缩短,每天成批的材料分发出去,成捆的烟花再收回来。周边上千户人家,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人,教师还是店员,放学下班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工烟花。一大捆可以挣5毛钱,一个人一天能挣四五块钱,年前“加加班”相当于多了一笔“年终奖”。
    “一家炮竹厂养活上千户人家,全市各地的厂子加起来,做零工的有几万人,孩子刚学走路就开始学做(烟花)手工。”自从1986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一炮而红之后,原本就是东莞经济支柱的烟花产业发展得更快了。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月薪也只有百十块时,东莞烟花炮竹厂厂长张溢棠的月薪已经超过了2000元,制火药的大工也达到1700元/月。当时莞城妹仔最羡慕的工作,除了东莞宾馆的服务员、运河商场售货员外,就是进入烟花炮竹厂了。
    这一年,“小生意”到处萌芽。和平路百年老字号日兴糖果解放初公私合营,80年代后又重新开起“私营”店,家族传人用石龙麦芽糖制作的柚皮、瓜条和马蹄糖,平日顾客常会排起长龙,年前更是“排到成条街那么长”。
    3毛钱一排的津威豆奶、1毛钱的麦芽糖,还有健力宝和华丰方便面,是孩子们年货清单的必备。去细村购置年货时,还可以缠着爸妈买一份黎姨鸡蛋仔、火麻仁。过年了嘛,这样的要求是无法拒绝的。
    1988年,土生土长的莞城姑娘阿芬,高中毕业后工作刚满半年。她每月工资百十块,孝敬妈妈30块钱,过年前给自己买了一条裙子,再到银行买了一条几百块钱的金项链。然后,跟朋友们一起去东方红拍了一辑古装照:“那时的女孩子,每人都要有一条金项链。”
    那一年,从河源和平县到莞城堑头兴发塑胶厂当喷漆工的黄春涛,在北风呼啸的夜晚,还守着运河江畔的市邮政局排队等待汇款。他月工资550元,吃饭花40元左右,除了买点衣服和零花,其余的钱全部寄回家。像他这样寄钱回家的外乡打工者,平均每天达2000多人次,邮政局汇款大厅日夜都挤满人。
    整个东莞都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过新年,当然少不了对新年更好生活的盘算。也许很多人没留意到,1月18日的《南方日报》头版登出一则消息:“1988年1月7日,国务院批准东莞市升级为地级市。”在这个简单的叙述中,东莞从此进入了全新的城市发展路径,三十年来的“东莞奇迹”由此拉开帷幕。
    百看不厌的港剧《射雕英雄传》
    1988年的春晚,毛阿敏一曲《思念》走红,小摊还没来得及推出原音磁带,标志性的垫肩装就已经红遍了莞城女人街。年轻人把“毛阿敏头”和这一身套装奉为最新时尚,他们时髦的消遣,就是到歌舞厅两块钱点歌,可以上台拿着话筒唱一曲。
    这一年春节,东莞市人民公园经过将近10个月的修葺,焕然一新向市民开放,新竣工的山阴瀑布、儿童水乐园、晓湖、纪念碑等园景挤爆棚。年初一到初八,游园人数创下9.2万人的记录。
    1988年3月2日,中麻公路剪彩,麻涌结束了没有公路、不通汽车的历史,周边的村民奔走相告;大巴、面包车涌上麻涌大桥路段“轧马路”去,一时盛况空前。自此,东莞实现了全部镇区通车。
    那一年,时任厚街镇综合供销公司董事长的刘浩林,买下东莞第一辆皇冠汽车。他先交10万元订金,等待市物资公司向日本厂家提车,历时一个多月才买到了这辆进口皇冠汽车。当时的东莞,驾驶一辆“五十铃”已很少见,这辆皇冠停在哪里都能引来大批围观者。随后的几年里,许多亲朋结婚都会找车主借皇冠做花车,共接了约有100位新娘。
    那一年,东莞基本没有商品房,有单位的人住在单位公房里,七八十平米就能做成三房住下一大家子,年轻人也是没有买房概念的。农村倒是渐次建起了花园式的小楼房。
    那一年,香港电视剧强势霸屏,除了百看不厌的《射雕英雄传》以外,《新扎师兄》和《大都会》等剧里,时尚新潮的俊男靓女,成了东莞年轻人争相效仿的偶像。美容店的广告开始见诸报端,西餐厅成为“年轻朋友约会、生意洽谈及休闲娱乐的好地方”。坐落于华侨大厦的东莞市旅游总公司适时推出了澳门游服务,越来越多的单位开始组织职工去中英街游览,“远望香港,那里可有上百万我们东莞老表啊。”
    能吹风的空调让村民开了眼界
    1988年,东莞市区的商业还在循序推进,最剧烈的变化已经在镇区发生。
    当报纸上还在普及《怎样种冬瓜?》的时候,广深公路两边的村庄,繁体汉字和英文字母组合的厂徽和厂名悄悄竖了起来,高耸的广告墙或广告塔,还有“无窗却有风”的空调,都让村民开了眼界。
    那一年,长安13个乡,乡乡有工业区,工厂有108间,包括五金、制衣、玩具、假发等20多个行业。长安镇前几年集资兴建的17万多平方米的厂房不够用了,1988年加建7万多平方米,第二年还打算再建1.5万平方米。这些新厂房全被外商租用了。
    1988年,各镇区都在积极招商引资。以海外侨胞为宣传对象的《东莞乡情》杂志,黑白书页中,会冷不丁冒出铜版纸印刷的工业区广告。“××工业区依傍广深公路、紧靠太平海港,交通便利。”“××工业区有大量外地劳工涌入,用电设有专柜,电力充沛。”大岭山荔枝林里、大朗的巷头,农民集资建设的一片片厂房崭露头角。
    那一年,私人装一台电话需3000元。除了工厂电话牵线忙外,农民也不嫌贵。他们说,有了电话,做成一笔生意就能赚回来。
    那一年,广深公路车流变多,只要站在路边,就有摩托车靠近身边问“阿生,你去哪里”?的士、面包车、中巴、大巴,还有人称“两房一厅”的人货车,都凑上来热情地招呼着,沿路店面大都出售东莞烟花、东莞米粉。
    更有意思的是,当年媒体上还报道了《青年姑娘出嫁难》的消息。以前东莞姑娘都争相嫁到香港去,樟木头镇不乏“光棍村”;然而1988年乡镇经济发展起来,事情倒转了。东莞本地人在经济上彻底翻了身,原本只有1.7万人的樟木头镇,陆续涌入了1.2万人。其中,七八成是18-24岁的未婚姑娘,她们羡慕这里的富裕生活,嫁给当地人是再顺当不过的了。这反而造成本土姑娘出嫁难题,全镇25岁以上的大姑娘,已有70来人。
    台商辗转港、深来东莞考察
    1988年国务院第十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越来越多的台湾人从香港、深圳几经辗转,沿着泥泞的小路深入东莞腹地考察。第一批台商落户。后来成为东莞台协会长的叶春荣,把岳丰电子厂建在了石碣,依靠本地低廉的成本找到事业的又一春。
    那一年,全国第一家农村“三来一补”企业张氏发具厂历经近十年发展,张细成了“假发大王”;三年前被姐夫“招商引资”回乡的梁少禧,建立的迪信家具厂迅速扩张……越来越多的港商看到他们的成功,70年代大逃港中“游水”出去的人,相继带着资金和技术回来了,潮水的方向已然改变。
    那一年,31岁的张茵在东莞建立了独资造纸厂———东莞中南纸业,生产生活用纸。长子刘晋嵩后来回忆称,创业之初家里很困难,曾经试过一个鸡蛋要一家人分着吃,母亲带他走遍全国好多个省市的国有企业纸品处理厂。“第一次看到很高很宽敞的厂房,轰隆隆的大机器,流水一样的作业,我惊呆了。妈妈说,要是以后我们的厂子能够做得这么大,那该多好啊!”
    那一年,张佛恩、张细和几个香港人合资兴建的龙泉宾馆已经运营了两年。这是当时虎门最好的酒店,管理上大胆引进香港酒店经营模式,迎宾、舞台、乐队表演一应俱全。靠赊货卖尼龙丝袜攒下第一桶金的方桂萍,创办的嘉宏商贸已经走到第四年,“1988年那会自己赚到一点钱,想置业,意识到房地产市场。”
    1988年,太阳神“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广告在耳朵响起;东莞证券注册创立;作为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前身的东莞市建筑装饰材料厂成立,调来一个叫做黄建平的25岁毛头小子做主管生产的副厂长。
    那一年,尹洪卫大学毕业后在市农委工作进入第三年,捧着人人羡慕的公务员“金饭碗”。美宜佳的创办人张国衡还在东莞市食品公司做种猪场技术员,不知道他们是否感受到,一场时代的洪流已经向他们席卷而来。众多人的命运,随着东莞城市发展路径而改变。
    B
    相约
    1998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名声传出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1998年的东莞,电子信息业“相约在温暖的春风里”。南城1995年引入的诺基亚手机生产基地,成为东莞第一出口大户。诺基亚生产的手机轻巧、耐摔,取代了沉重的大哥大和功能单一的BB机。这一年,诺基亚生产出第一亿部移动电话,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移动电话生产商。唯一与之抗衡的是摩托罗拉,当时推出特价中文手机从998元到1880元不等。
    那一年,段永平在长安创办的步步高走进第三年,却以猛烈的营销攻势抢占市场。刘仪伟的“喂,小丽啊”广告词,让无绳电话进入人们的视野。李连杰的步步高VCD超强纠错能力广告语深入人心,张惠妹代言的复读机更是学生学英语的标配。无线电发烧友梁伟在东莞东城创办的德生公司发展进入第四年,收音机音质好稳定性高,成为学生学外语神器。
    1998年,世博广场的天源电脑城还没开张,组装电脑市场还是东日电脑城的天下。这个创办自1995年的电子市场,位于莞城区金牛路与澳南路交会处,包括美国IBM、COMPAQ、AST电脑和日本CANON经销商都在这里设点。可当时电脑动辄几千上万的价格,能够装得起个人电脑的家庭并不多,有意识安装正版window98软件的更少。
    那一年,虽然很多人开始拥有手机,还买不起电脑。但东莞的电子配套产业已经很发达,为深圳富士康和世界各地做代工,个别镇街生产的配套产品可以组装一台完整的电脑。“东莞塞车,全球缺货”的名声就此传出来。
    法国最大的“食品杂货店”来了
    1998年,东莞商贸圈惊呼“狼来了”。此前一年,美国最大的连锁零售商“沃尔玛”进入东莞,本土零售商领教到它的“价格”杀伤力,其以比市场价低3%- 10%的价格争夺市场。1998年东莞第一家家乐福也落户运河边,面对法国最大的“食品杂货店”,东莞市民很是欢迎,而东莞的百货零售商却笑不出来。
    那一年,原来不愁卖的运河商场也进行了全面装修改造,改变了过去封闭式货架的陈列模式,绝大部分商品实行开架自选销售。售货员经过全新的培训,新张期间还推出15万元的让利酬宾,所有商品价格与同档次商场持平,还有售后服务。
    1998年,是银城酒店通过五星评审的第二年,它也是东莞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时风头无两,盖过了东莞第一家四星级酒店华侨大厦。当时哪个小伙子邀请女孩去银城吃西餐,就是典型“高帅富”的做派了。
    那一年,孩子们最爱的还是创业路和八达路之间那座圆形天桥上的麦当劳。那是东莞第一家麦当劳,常年门庭若市,堂食等位等到腿软。据说东莞80、90后的相簿里,都会有一张在那里和麦当劳叔叔的合照。
    那一年,莞城平地一声雷,东莞市贸易大厦爆破,曾经是八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由南向北缓缓倒下,东莞万人空巷观看。
    “股市不好,来看看楼市吧”
    1998年,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东莞人也体验到了“丁蟹”在《大时代》里的那种跌宕起伏。“股市不好,来看看楼市吧。”大批的地产商逐鹿东莞,加之住房分配货币化、银行按揭业务的全面铺开,以及按揭利率的下调和取消部分手续费,让楼市迎来一个春天。
    那一年,中信地产的研究员分析,广州深圳的楼价是东莞的3倍多,以市区多层住宅为例,东莞平均售价为2250元每平方米左右,以后逐步攀升到2800-3000元每平方米是合理的。中信东泰花园推出零首期100%按揭计划,太和城市花园独立别墅一律6.8折,售价35万起,洋房式公寓一律12万元起。
    那一年,方桂萍的嘉宏集团,以及同样系出本土的光大集团等,均将发展重心放在房地产方面,势如破竹,做得风生水起,本土莞商开启了房地产的“大时代”。
    C
    2008
    大转折
    GDP停止了高速增长脚步
    那些1998年庆幸没有受到危机冲击的人,到2008年才明白,那是因为当时经济的全球化还不够深入。等到东莞的外向依存度高企的经济模式,遇到全球性的金融海啸的时候,2008年着实吃了一个大亏。
    那一年,东莞GDP停止了每年18%以上超高增长的脚步,也出现了企业关停数量的峰值。经过二十年粗放型发展打天下的制造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迷茫。
    那一年,这种迷茫很快传导到其他领域,股市泥沙俱下,楼市断崖下跌。西平景湖春晓前一年开盘时通宵排队有七八千一平方米,当年搜房网就挂出不少均价四五千的楼盘急转出手。
    逐鹿市场谋求双转型
    那一年,从中央到省的领导密集走访东莞,鼓励企业“信心比黄金重要”。东莞提出经济和社会“双转型”战略,经济转型的总体要从过去的资源主导型经济转向创新主导型经济,而社会转型要加快推进初级城市化社会转向高级城市化社会。
    2008年以前,东莞经济发展是“搭便车”,企业几乎不愁没订单。2008年以后,真正的赛跑才刚刚开始。后来活下来并且活得很好的企业,就是在那时候加大创新驱动,逐鹿国内市场。
    那一年,脱胎于步步高的OPPO,推出了智能数码随身听;同年进入手机领域,建立OPPO Real系列。办公设备巨头京瓷美达,果断从“三来一补”转成了三资企业,为开展内销奠定基础,投入1亿元人民币研发新工艺。华科工研院带着“千人计划”学者和创新团队入驻松山湖。
    那一年,没有资金和人才的中小企业也开始竭尽所能地改变着。曾为迪士尼玩具做代工的博翔塑胶厂彭俊明兄弟俩,加大力气搞自主设计,开拓内销路子;生产膜材的罗奕魁,和做电容器的何鹏飞,开始触网阿里巴巴,通过电子商务行销天下。
    D
    2018
    走向
    新时代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东莞经过这十年的阵痛、摸索和尝试,成功走出了一条路子,正在转型为一个以生产高技术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为重点的智能制造基地。
    2018年,东莞将冲刺GDP8000亿元大关。华为系和步步高系已经形成产值千亿元的阵营,华为、OPPO和vivo等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敢把苹果、三星比下去。“机器人”占领工厂,企业还在加大智能制造的投入。
    这一年,让唯美陶瓷起死回生、还把工厂建到美国去的黄建平,在全国两会上,和马化腾一起向习近平总书记做汇报。美宜佳门店超过1.2万家,在电商时代仍然成为社区服务的桥头堡。尹洪卫的岭南园林已经上市四年,中标“千年大计”雄安新区的建设项目。诺基亚的厂房,工人和设备撤离之后,现在变身为电商聚集的产业园区……
    30年来的那些人那些事,已随时光变迁。但故事远没有结束,新时代才刚刚开始,东莞的下一个30年,下一次时间之旅,会释放出怎样的能量?又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02-03
    采写:南都记者 杨洋
    实习生 黄馨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